第五章月光下的秘密(h)_半甜欲水(兄妹NP)
乐可小说 > 半甜欲水(兄妹NP) > 第五章月光下的秘密(h)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五章月光下的秘密(h)

  少女的卧室里一片黑暗,空气里还浮动着淡淡的薰衣草香。可惜,这样的温馨的香气,只不过是情欲陷阱里迷惑蝴蝶的诱饵。

  容欢走到女孩的床边,柔软的席梦思瞬间陷了一块。他温柔的抚上云舒安宁的睡脸,那滑嫩的触感是任何高级布料都无法比拟的。

  “睡的可真香啊。”容欢低语。

  熟睡的少女全然不知两头披着人皮的恶狼已经悄悄潜入,在床边虎视眈眈,视她为即将到嘴的美肉。

  容弋并没有着急去触碰沉睡的云舒,他走到窗户前,伸手扯开厚重的窗帘,银色的月光如水般倾泻了进来。

  农历十五,夜半,月过中天。

  皎洁的月光照亮了黑暗的卧房,女孩静静地躺在月色中,呼吸匀长。

  对于容弋的行为,容欢轻笑一声。“你就不怕把她吵醒?”

  “我对我的药有自信。”容弋的清冷的嗓音不过是把这如水月色荡出一圈涟漪,其他的,什么也没有改变。

  容欢自然是信他。

  他也当然不会去问容弋这残存的香味对他们是否有影响这样的蠢问题,想不到这点,容弋的那些医学证书都可以拿去喂狗了。

  容欢用拇指碾了碾云舒水润饱满的红唇,在她的耳边轻声警诫道“好妹妹,以后可要躲着点你三哥,他可不老实,坏的肚子都冒黑水了。”

  容欢的声音不高,但在这寂静的夜晚,这样的音量,不大不小,刚好送进容弋的耳里。

  对着半斤八两的兄长,容弋轻呵一声,脱去他的睡衣,也跟着爬上了床。

  容弋的目的性很明确,他直奔着女孩的唇瓣而去。

  温热的舌头描摹过每寸起伏,皓齿轻叼丰满的下唇,含进嘴里小意舔吮,尽品少女的甜美。

  不满足,不满足,只是一味地在外头留恋又怎能填饱恶狼的胃口。

  容弋对于如何巧妙地撬开口腔显然有着独到的心得,他摸上女孩的下颚,轻轻一捏,牙关就轻易地放了这条入侵者进去。云舒依旧安眠,可哥哥的唇舌却打破了她嘴中的平静。容弋挑起云舒软滑的舌头,卷缠,欺凌,贪婪地啜饮着她口中的蜜津。

  小嘴被容弋占了,容欢也不去争夺。他的手来到云舒的胸前,隔着绵软的睡衣就放肆揉捏起来,狡猾的手指更来到乳尖的位置,指腹轻轻碾磨,两颗小小的硬物慢慢顶在了他的指下。

  一颗,一颗,又一颗。

  容欢轻巧地解开云舒睡衣上的纽扣。

  这件他心挑选的睡衣没有其他特别之处。唯有一点,特别好脱。

  正和妹妹亲的狂热的容弋倒也没有忘了自己的二哥,他的手穿过脖子下的空隙,轻轻托起云舒的脑袋,将云舒的上半身抬起再放下,容欢趁此麻溜地剥下了云舒的上衣。

  毫无接吻经验的云舒被亲地太久似乎有些不舒服,秀眉微蹙,小小地嘤了一声,表示不满。容弋顺从地松开了她的小嘴,退出时,银丝相连,在银白的月光下愈显淫靡。

  “你瞧,我说你三哥是个蔫坏的,看把我们宁宁亲的,小脸都红了。”容欢又埋汰了老三一句,复在云舒的唇上“啾”了下,以表安抚。“放心,二哥会让你很舒服的。”

  音落,容欢的手已经罩上了那软绵绵的雪丘。

  “嗯……”容欢低吟一声,“小奶子可真软啊。”

  雪白雪白的一小团,缀上粉粉嫩嫩的两点,好似餐桌上的寿桃包,怎么瞧怎么可爱。如若啃上一口,是否也能尝到那甜蜜的豆沙馅呢?这个问题容欢亲自去验证了。当然了,少女的酥胸怎会是真的点心,只那顶端的两粒小红豆确是甜美非常,叫容欢爱不释口,舌头孟浪地滚动卷舔,让云舒微微发颤。

  如此美味,容欢自然不能一人独占,很快,容弋便侵占了另一只乳丘。

  云舒的两位继兄埋在她的胸前,尽情地舔舐亲吻着女孩的软嫩的椒乳,莹白的雪丘上裹满了晶亮的粘液。云舒对此并非毫无反应,她似乎正在经历一场噩梦,靠在软枕上的脑袋偶尔会轻轻晃动两下,贝齿无意识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容弋率先放弃已经占领的高地,唇舌一路下滑,吻过平坦紧致的小腹,勾起柔韧的柳腰,褪去了下半身的睡裤。容弋的手穿过小内裤在腰胯设立的防护线,滑过隆起的阴阜,来至玉户门前。

  指尖沾到一点黏泽,容弋愉悦的低笑荡破了宁静。

  “湿了。”他把指尖上的那点亮泽展示给容欢看。

  容欢昂起云舒的下巴,在她的樱唇上吧唧一口盖了个章,满意地赞扬道“真是个敏感的小东西。”

  作为医生,容弋对于人体结构那是再熟悉不过了,他知道女性最为敏感的部位,伸手脱下云舒的小内裤,揉上那从未有人触碰过的肉芽阴蒂,轻柔和缓地按压搓动起来。第一次被这样刺激的云舒自然是反应灵敏,容欢容弋显而易见地看到她腹部缩紧,双腿自动地想要闭合,拒绝骚扰。但是现在云舒想合上腿也来不及,只不过是把容弋的手锁地更紧、更深。容弋的手指依然按照他的节奏揉动着,云舒忍不住从鼻腔发出些低哼,不响,但勾人的很,挠的两个哥哥的心更痒了些。

  “哥哥的小舒儿开始舒服了吗?”容欢伏在云舒耳边小声地问。

  虽然不是一母同胞,但作为兄弟,容欢和容弋还是表现出了默契。容欢拨弄着云舒上身的小肉粒,容弋欺负着她下面的小肉豆,这一上一下的两路夹击,让神智不明的云舒不知如何是好。

  “嗯……”云舒发出了一声带着哭腔的呻吟,她的小花穴已经吐出了丰沛的汁液,将容弋的手都弄得湿透了。见云舒出水多了,容弋翻开忠诚护卫着销魂肉洞的两片阴唇,中指试探着往那小洞里探了进去。

  “啊!”异物入侵,云舒立刻小小惊叫了一声,在这针落可闻声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突兀刺耳。

  “嘘嘘,乖宝贝,小点声,可别把你其他哥哥们招来。”容欢用手轻轻捂住云舒的嘴,让她的惊叫消融在自己的掌心里。他扭头去看容弋,只见容弋皱着眉,额上略微渗出些汗水,半晌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最后,他把已经侵入的半截中指抽了出来,对着容欢只交代了一个字,“紧。”

  容欢略挑眉,用指甲刮了刮云舒挺翘的乳尖。究竟紧成什么样能让老三这么难做?

  小女孩实在太紧,容弋才插进去不到两个指节就被穴里头的媚肉们缠地动弹不得,强硬进去怕伤了她,退出来又舍不得。

  权衡再三,容弋还是决定先退出来。

  这回,他安慰性地抚摸着云舒的身体,等她所有放松后,温柔地分开她的双腿,直接跪在了云舒的双腿间,头一埋,温润的嘴唇就吻上了云舒的小花。

  一根指头云舒已经被刺激地惊叫出声,容弋的舌头只会让她的吟呼更加高昂。好在容欢早有准备,他扶起云舒的身体,靠在自己的怀里,在云舒再次叫喊出声之前先行以吻唇,先行封住她的高吟。

  “嗯,好女孩,小嘴真甜,让哥哥再亲亲你的小嘴。”容欢侧着头深吻着云舒,从喉咙里发出模糊的赞叹,舌头在女孩的檀口里搅动地天翻地覆。比起容三,容二更过分地纠缠着云舒的小舌头不放,挣脱不得,摆脱不能。他的双手更是自背后笼罩着云舒的两颗玉团,随心所欲地揉捏把玩。

  对于云舒这对小奶子,容欢简直爱死了。

  两颗玉球虽然不大,但是形状坚挺饱满,色泽晶莹白皙,握在手中滑如凝脂,肉感丰润,这一手刚好包裹的主宰感让他欲罢不能。峰顶的两颗红玉更是点睛之处,在皑皑白雪衬托下,愈发叫人口干舌燥,想要吞吃入腹。

  容欢一边抚慰着云舒的双乳,一边和女孩保持热吻。而容弋在反复地舔舐云舒那几乎是紧闭的裂缝后,小阴户终于颤巍巍地开启了一道狭窄的缝隙,容弋捉住机会,舌尖左右一摆,刁钻地将那小缝隙扩地更大了些,随后成功地突破重围,进入到了云舒更深的地方。

  如游鱼入港,容弋的舌头滑入云舒的幽径,灵活地勾刮着肉壁,惹得小嫩肉们蠕动不已,四处躲窜,又像是实施报复般团结起来挤压着这条“游鱼”,压迫地容弋的舌头进退不得,窘迫不已。

  而云舒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过多的刺激,她的眼尾落下些泪珠,更多的呻吟被容欢封锁在唇中,双手紧揪着床单,小腹连带着翘臀高高地抬起。

  容欢终于退出云舒的口腔,云舒立刻发出如小奶狗一般的哼叫声,娇怜又可爱。

  容二的吻一下下落在玫瑰唇瓣上,唇瓣贴着唇瓣道,“哦哦,乖宝贝,你三哥把你舔爽了是不是?二哥能让你更爽的哦。”

  容三那一惯的冰冷沉静似乎也被女孩的紧致夹散了。

  他扯起女孩的双腿,云舒的小腿就挂上了容弋的肩膀。容三狠狠地揉捏着云舒的臀肉,五指轻微地陷进棉花软肉里,整张嘴都堵住了小小穴口,舌头戾气爆发,在小肉穴里急切地横冲直撞,直进卷出,大口大口喝着蜜穴里溢出的糖浆,大有将云舒嫩穴里的花汁一滴不剩的喝尽的势头。

  云舒哪里遇到过这样的阵仗,小屁股一起一落,圆润可爱的脚趾在三哥的背后紧紧蜷缩着,一声声的娇吟听起来像是要哭了。

  容欢也没见到过容弋这般疯魔过,他如妖魅般贴着云舒滚烫的脸,声音甜腻“好孩子,你可真有本事,你看你三哥都快被你逼疯了。”

  被容弋舔弄的湿滑无比的小穴终于被一点点打开,容弋撤出舌头,转向浅草下的那颗小肉粒,中指再次摸到那丰沛的水帘洞口,“咕啾”一声,这回,容弋的手指借着那满溢的淫水,溜了进去。尽管女孩的阴道依然紧凑无比,但在他充足的前戏下,已经能容纳他一根手指轻轻抽送起来。

  “咕啾,咕啾,咕啾……”手指淫弄小穴的动静越来越响,越来越快,容弋嘬着云舒的阴蒂,手指套在女孩的阴道里飞快的舞动,惹得两片大阴唇都激动的颤抖起来。终于,在容弋两根手指齐发地在云舒的花径奔驰数回后,云舒身体一僵,小腿在容弋肩上绷直,泄了出来。

  大量的蜜液喷了出来,原本漂亮干净的花户被沾染的一塌糊涂。

  容弋又将滴落的花汁舔进嘴里,权当为妹妹做起清理工作。

  “原来你也会亲女人的那里啊。”见识到容弋的放纵,容欢对这个冰冷弟弟打趣道。

  容弋又在云舒的腿根处埋了会,才抬起头回答道“她很干净。”

  不再理睬容三,容欢把云舒放平,在云舒光洁的额头上轻吻了下。“好女孩,你三哥让你爽了,现在该轮到二哥了。”

  容弋容欢交换位置,容欢欺身来到云舒的隐秘私处。

  尽管容弋的舔吻卷走了不少流溢的花汁,但依然改变不了小阴户狼狈的事实。略微开启的穴口,黏腻的淫液,还有容弋的口水,淫靡又糊涂。

  容欢伸手摸了摸云舒腿根的小花瓣,小花瓣瑟缩着抖了抖。

  低笑两声,容欢解下自己的裤子,灼热的棍棒顿时弹跳了出来。和容欢美丽的容颜相反,容欢的阴茎长得颇为可怖,粗长不说,因为充血勃起,那阳物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容欢扶着棒身,龙首与穴口轻触,云舒和容欢具是一抖。

  舞者的柔韧性让容欢轻易地就将云舒的双腿近乎压成一字马,阴唇因为这样的拉扯微微外翻,容欢扶着自己的肉棒,在云舒的小穴门口上下滑动着,逗弄起云舒的小花穴来。

  “啊……啊……乖乖你好湿啊,好滑,哥哥的龟头上都是你流的水呢。”容欢仰头,微闭着眼,感受着女孩穴口的滑腻,声音妖娆又骚媚。突然,龟头一滑,不慎略微戳进了点小洞口,容欢立刻长吟一声,“哦……小穴口在一吸一吸呢,想要哥哥的大肉棒吗,想要哥哥插进来吗?小骚穴吸得好紧呢。”

  被紧窄的穴口夹得受不了,容欢的腰臀微微用力,硕大的龟头又滑进去了一点。

  “啊……啊……好紧,你个小妖,怎么会这么紧,夹得哥哥好爽!唔……唔……好妹妹,好女孩,让哥哥给你开苞好不好,哥哥会让你很舒服的,让哥哥把大肉棒塞进你的小嫩穴里,啊,啊,好想要,哥哥好想要你……”

  容欢骚浪地淫叫着,而云舒也承受不住地喊出了今晚的第一个字“疼!”

  容弋正趴在云舒的肩膀,亲吻着她致的锁骨和肩头,听到云舒的呼叫才扭头,顿时后背一僵。容欢的性器已经和妹妹的性器相连到了一起,硕大龟头几乎要全部陷入云舒的穴口。

  容弋喉头滚动,开口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是多么干涩。

  “容欢,你不能……”

  “我知道!”容欢低吼一声打断他。他当然不能现在就破了云舒的身,他可不是只图眼前痛快的人。只不过小丫头的媚穴实在太惑人,容欢紧掐着云舒的蛮腰,死咬着牙关才能忍住破体而入的冲动。

  汗水滴答滴答落在云舒白嫩的小腹上,容欢保持着这样相连的姿势,微微动着臀部,让自己的龟头在门口轻轻磨动。这样的过程真是舒爽又折磨,小姑娘的肉穴实在太有魅力,容欢怕再这么下去,他真的会控制不住,今晚强行给云舒开苞。他狠狠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强逼着自己把性器拔了出来。

  容弋的眼睛从刚才开始就没有离开过两人的相接处,见容欢退了出来,容弋才算松了一口气。

  只见容欢举起云舒修直的双腿紧紧地抱住,跪直身体,粗大的阴茎插进双腿间的缝隙,借着蜜穴流出的淫水,在淫水的大腿间快速地出入,做起体外性交。

  少女大腿的细腻不比小穴来的差,容欢侧头吻上云舒的小腿,想象着自己出入的是妹妹的娇穴,下体动的飞快,阴囊拍打着云舒圆润的屁股,发出“啪啪”的肉体击打声。“啊,啊,好妹妹,哥哥插得你舒服吗?小骚穴好浪啊,再给哥哥多流一点水。嗯……嗯……乖宝贝,哥哥操你,你要让哥哥爽死了。”

  火热的阴茎在秘谷外次次滑过,肉刃略微割开肉缝微微陷入又快速滑开,擦着阴蒂来回地磨动,这让云舒也难耐地轻哼着。

  容弋也忍不住了,他微微扭过云舒的脑袋,让云舒的檀口正对着自己的下体,大蘑菇抵在云舒的红唇外微微滑动了两下,捏着云舒的下颚,容弋将自己的龟头送了云舒的小口。

  “唔嗯……”容弋闷哼一声。云舒的小嘴他用舌头侵入过,那里的湿热温滑他早就知道。可真正用性器侵入后,那绝妙的体验还是在他的想象之上。容弋不敢深入太多,只插入了一个龟头就在云舒嘴里轻轻动了起来。

  容欢操干着云舒的大腿,容弋淫弄着云舒的小嘴,情欲的火焰烧的愈发旺盛。

  嘴中的口水实在过多,出于本能反应,云舒做了一个吮吸的动作,顿时把容弋脑中最后一根弦给吸断了。他一碰云舒的后脑,腰部一挺,一大截肉棍瞬间冲入了云舒的口腔,腰身控制不住地耸动了起来。

  “嗬……嗬……”少女的房间里都是男人们粗重的喘息。

  终于,在容弋疯狂动了几十下后,猛地后退拔出,捂住自己的铃口,液激射在自己的掌心。而容欢也濒临在射边缘,在腰臀动的几乎都要出残影的时候,他放下云舒的双腿,快速地撸动着自己的肉棒,也交代在了自己的手上。

  容弋容欢双双倒在云舒身旁。

  事后清理也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容二容三分别把自己和云舒整理干净后,房间又归于宁静黑暗。

  临走前,容弋容欢一人吻了云舒一下。

  “晚安,我的睡美人。”期待在你清醒时和你欢爱。

  容欢的声音伴随着门锁轻扣的响动消失。

  这一晚,什么都没有发生。

  ——————————————————————————————————————————

  满口骚话容二哥,沉默寡言容三哥。横批:都是坏蛋。

  身体略有不适,更新来晚了。尽管我已经写惯了dirtytalk,但是容欢依然骚到让我脸红,鬼知道我怎么写了这么一个骚儿子。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ke9.com。乐可小说手机版:https://m.lek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