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貌合神离的第7天_顶流夫妇貌合神离
乐可小说 > 顶流夫妇貌合神离 > 7、貌合神离的第7天
字体:      护眼 关灯

7、貌合神离的第7天

  苏绣歌坐在棚子里,助理拿着冰块帮她敷脚踝,不远处是刚刚被打翻的两份盒饭。

  她的脸色阴晴不定,心里在酝酿着什么。

  她出道前为了能迅速走红,特地托人联系了一位“大师”,大师给她算了一卦,然后交给她一个生辰八字,让她小心符合这个生辰八字的女明星,此人会成为她星途上最大的阻碍!

  而她对比了圈内一众女艺人的生辰八字,发现一个刚出道的歌手完全符合,那个人,就是沈娆!

  为了不让沈娆克她的星途,苏绣歌甫一出道就针对上了她,并且每一次小动作之后,她的确都获得了不少的关注,这让她欣喜若狂,也更加坚定了与沈娆敌对的想法。

  “真是扫把星!”

  苏绣歌咬牙切齿,一巴掌拍在桌上,脚边的助理被吓得一抖。

  桌子是那种可折叠的铝合金桌子,只有四根很细的腿交叉支撑着,被她这一掌拍下去,直接就倒了。

  看着倒地的桌子,助理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心中一阵叹息。

  这时,苏绣歌抬脚踢了踢她。

  “你现在就下山,去问问当地人,附近有没有很灵验的寺庙。”

  助理顿时面露难色,经纪人走前特地交待了,让她看好苏绣歌,千万别搞封建迷信那一套。刘导和陈京墨都很烦圈里的这些不良风气,被他们中任何一个发现了,苏绣歌绝对都讨不了好!

  “苏姐,这……”

  “你不想干了是不是?”

  “……好,我马上下山。”

  助理把冰袋交给其他人,自己则拿了手机和钱包赶紧下山。

  小唐正在跟人八卦苏绣歌“封建迷信的那些年”,余光就瞥见对家的助理急匆匆下山,她留了个心眼,看了眼时间――中午十二点半。这个时间,助理不陪在手上的艺人身边,却自己跑下山,是要做什么呢?

  还没想出头绪,小唐感觉自己的袖子被人扯了一下。

  “小唐你看啥呢?你快接着说呀,苏绣歌她后面又干什么了?”

  小唐回神,笑了笑,继续传播对家的八卦。

  苏绣歌的助理下山后回到租住的村庄,带上团队里的翻译,挨家挨户询问附近有没有寺庙。

  至于灵不灵验……助理才懒得多问呢!

  问到第五户村民家,还真给他们问着了,往县城的方向有一座山,山上就有一座寺庙!

  助理问清楚地址,又急匆匆地跑回山上,向苏绣歌复命。

  苏绣歌大喜过望,当即起身要去拜一拜,助理拦都拦不住。

  小唐见状,赶紧跑去导演棚,找到了还在观摩演技的沈娆。

  导演棚子里人多眼杂,小唐不好说,只能冲自家老板招招手。

  “沈姐,你出来一下。”

  沈娆见她神色焦急,猜到有事发生,拉着她往人少的地方走。

  “发生什么了?”

  小唐把自己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两个半小时前,苏绣歌那个助理很着急地下山了,刚刚才回来,然后她在苏绣歌耳边说了什么,苏绣歌上一秒还在喊自己腿疼,下一秒就变得特别高兴,都站起来了!”

  沈娆听完,也觉得古怪,联想到苏绣歌的性格,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小唐,你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巫婆、神婆或者算命先生之类的人吗?“

  小唐不知道自家老板为什么问起这个,还是如实回答了:”剧组里的当地人聚在一起闲聊,我好奇,就问翻译他们在聊什么,翻译说他们谈到了寺庙。

  好像就在山下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寺庙,那个寺庙里的和尚都是假和尚,在附近几个村子骗完了,就拿着复印的佛经去城市里骗人,还特别喜欢骗国外的游客!沈姐,你是问这个吗?“

  沈娆抿唇,唇角勾起的弧度被她压了下去:”啊,就是这个。“

  假和尚……有意思了!

  苏绣歌迷信,在圈子里不算什么秘密了,她中午让小唐出去散播言论,就料到了苏绣歌会怎么解决。

  只是,她没想到,苏绣歌会这么着急。

  ”小唐,你待会儿喊一个保镖偷偷跟着苏绣歌她们,看她们到底去干什么,等人回来了我给他发奖金。记住,事情办没办成无所谓,但一定不能有人受伤!“

  小唐立正行礼,一脸严肃:”保证完成任务!“

  虽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她看到了自家老板幸灾乐祸的笑意,觉得接下来一定有什么大快人心的事情要发生了!

  苏绣歌不想自己去拜佛的事情被更多的人知晓,只带了翻译、助理和一个保镖,匆匆地赶往村民们口中的寺庙。

  寺庙在另一座山上,车子艰难地开上去,开到寺庙门前停下。

  寺庙的香火看上去不太好,门前景象萧条,地上都是落叶,也不见僧人出来打扫。

  苏绣歌下车见到这样的场景,眉头几乎要皱在一起了。

  来都来了,她只能安慰自己,真正的高人都是不拘小节的!

  "钱带够了吗?"她看向身后的助理。

  助理手里拎着一个皮包,里面放着刚兑换的缅国货币。她拍了拍皮包,说:“苏姐,我总共拿了十万人民币换的,应该够了。”

  在国内的时候,苏绣歌算一次命,动辄就五位数起步的。但这里的缅国,她一时间只能拿出这么多现金来,只能先委屈一下“大师”了。

  “希望大师不要介意,走吧。”

  苏绣歌被助理扶着,一瘸一拐地走进寺庙中。缅国的佛教与华国的佛教一脉相承,到如今却有很大的不同,与国内庄严的寺庙不同,缅国的佛寺建筑上,宗教的特征更加明显。

  寺庙之中,一个穿着绛红色僧袍的僧人坐在树下的石桌边,手里拿着智能手机。余光瞥到有人过来,僧人警觉地收起手机,装模作样地站起身。

  双方客客气气地见面,苏绣歌提出想见寺庙的主持大师。

  僧人扫了一眼助理怀里鼓鼓囊囊的皮包,态度十分客气,给他们领路。

  到了主持大师的禅房外,僧人让苏绣歌等人稍等一下,他先进去,关上了门。

  旁观者清,助理最开始就发觉了这个僧人不对劲,看着就不像正经的佛僧,但她没说出来。一是苏绣歌要做的事,她压根劝不住;二是她也不想劝,她已经够受苏绣歌嫌弃的了。

  过了一会儿,僧人走了出来,告知苏绣歌可以进去了。

  助理想跟进去,被僧人拦了下来:“主持不喜旁人打扰,苏小姐和翻译先生进去就好。”

  苏绣歌俨然没有意见,让其他人都等在外面,翻译扶着她走进去。

  禅房内,主持盘腿坐着,见苏绣歌进来,指了指一旁的蒲团。

  苏绣歌腿脚不便,坐下时差点摔倒,但她的心很诚,没有一句抱怨指责,也没有假借翻译之手。

  “大师,自从我的死对头来了这里之后,我就诸事不顺,您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

  主持了然地点头,让她说最近都发生了哪些不顺的事情,包括时间、地点、人物和详情。

  苏绣歌一一回答了。

  主持表示自己的知道了,念了一遍佛经,接着让两人先出去。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僧人从禅房中走出,手里拿着一本佛经,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长串。翻译也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还要翻译佛学专业词汇,只能通过僧人的语境,磕磕绊绊地翻译。

  “主持说,苏小姐远在异国他乡,命格比在本土时稍弱,此时的力量不足以对抗那位沈小姐的命格,所以才会这么不顺。主持给您手抄了一份经文,您回去后,日夜诵读,就可以增强您命格的力量,到那时自然就不惧怕沈小姐对您的影响了。”

  苏绣歌十分高兴,伸手要接经书。

  僧人面色一冷,手带着佛经收了回来。

  “咳咳,苏小姐,这本佛经是主持手抄的,这价值……”

  “对对对,我明白,大师的手迹都是很珍贵的!”

  说完,苏绣歌从助理手中接过皮包。

  “这是我的一份心意,辛苦大师了。”

  僧人接过皮包,拉开拉链,看到里面满满的钱,眼睛都直了,赶紧把佛经丢给苏绣歌。

  为免苏绣歌后悔,僧人开口赶人:“苏小姐,时间不早了,您应该尽快回去诵读经书,误了最佳的时间,佛经的效果就没那么好了。切记,在诵读之前,绝不可以打开经书!”

  苏绣歌连连点头,抱着佛经,带着助理等人,赶紧回了拍摄地的小村庄。

  一回到屋子里,她本打算沐浴焚香。但这种小村庄里没有香卖,她只能洗个澡,然后盘腿坐在床上,打开了经书。

  “……?”

  看着经书上鬼画符一般的字迹,苏绣歌的脸色凝滞了一瞬间。

  她自己安慰自己:“应该的,大师的字迹哪会这么容易就被看懂呢?”

  她想着,这肯定是缅国的语言,于是喊来翻译,让他对照着经文,把汉字释义写出来。

  结果翻译看了半天,“苏小姐,这上面的字……涉及佛学,我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翻译完。”所有内容使用搜索引擎转码技术抓取自网络,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处理。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ke9.com。乐可小说手机版:https://m.lek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