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貌合神离的第20天_顶流夫妇貌合神离
乐可小说 > 顶流夫妇貌合神离 > 20、貌合神离的第20天
字体:      护眼 关灯

20、貌合神离的第20天

  第一遍彩排不需要真的演唱,主要是跟导演组、灯光组等沟通演出细节,比如走位、互动、镜头等。沟通好了之后,就用demo版本先替代,两人试演出一回。

  彩排了半个多小时,总算定好了所有细节,再定下第二次彩排的时间,第一次彩排就算完成了。

  彩排完,他们没有急着走,而是在台下看了一会儿别的嘉宾的彩排。

  大家的流程都差不多,从台上下来后,也能聚到一起聊两句再走。

  过了一会儿。

  “陈老师,沈老师,终于找到您二位了。”

  有工作人员拿着纸板走了过来。

  “这是第一次彩排的签到表,打印出来不久,麻烦您二位签一下。”

  沈娆和陈京墨说了好,拿起笔找到自己的名字,在后面签上名字。

  在签到的时候,沈娆瞥了眼其他地方,发现其他名字后面几乎都签满了。

  由于今年邀请的都是业内口碑较好的艺人,所以第一次彩排的艺人全部到场了,彩排时艺人之间也没有因为时间或顺序发生矛盾,氛围比她之前参加过的任何一场活动都要好!

  车上,她也跟陈京墨说起了这事,感慨圈子里还是有“出淤泥而不染”的艺人的。

  “我之前就觉得物极必反,现在看来果然不错。这个圈子里乱象太多了,是该整治一下了。今年的力度就应该的,拔了一个带出一堆,风气明显好了一些。

  不过今天我看了下受邀参加的新人们,年纪都有点小,年纪最小的居然才十五岁。”

  沈娆有一种莫名的坚持,她不希望早早进圈的艺人。

  她的底线是高考,并不是要求圈内艺人们学历有多高,而是希望他们最起码经历了高考、成年了,眼界打开了,有比较成熟的逻辑思维和三观后,能够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了,再踏入这个圈子里来。或许这个坚持有些绝对,或许会得罪很多人,但她不认为是错的。

  这个时候,陈京墨就是她最好的倾听者。

  他很捧场,不会私藏自己的观点。他的见解也跟她相似,不至于吵起来。

  谈论完毕。

  “对了,”她话音一转,看向身侧的男人,“你今天还回剧组吗?”

  陈进墨闻言挑眉,好整以暇,声音低沉地问:“怎么,今天有惊喜给我?”

  他的视线在她脸上转了一圈,随后明目张胆地停留在她的唇瓣上,在期待什么显而易见。

  这视线犹如实质般的轻抚,肆无忌惮又直白。

  沈娆想离这只一天到晚都在躁动的公狗远一些,然而屁股还没挪动,就被人未卜先知地抓住了手腕。

  “躲什么?”男人好笑地发问。

  沈娆适当地挣了两下,没挣开,便由着他握着自己的手腕,只斜了一眼他,反问:“我什么时候躲了?”

  他坦然揭穿:“是没躲,但我看你挺想躲的。”

  狗男人。

  这三个字在她舌尖绕了一圈,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免得某人真的狗性大发了。

  她不服输地问:“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吗?看我一眼就知道我想躲?”

  陈京墨没立马回答,而是将她细白的手腕放到掌心,又伸出另一只手握住。

  沈娆一顿,低头一看,他两只手合起来,将她的手完全包在手掌心里。

  心脏的某一下跳动忽然有些奇异,无法忽视。

  沈娆觉得这个举动很别扭,浑身都不自在了起来:“……你干嘛?”

  坐在前面的小唐和赵峰相视一眼,赶紧扭过头去望着窗外。

  这故作冷淡的质问,真的……无端撩人啊!车子一路行驶到地下停车场,沈娆和陈京墨一起下了车,小唐跟她说了下明天的行程,便跟赵峰一起坐车离开了。

  停车场里,沈娆的视线扫过两人交握的手,别扭的情绪被疑惑取代。

  怎么还不松手?

  她倒是也可以直接让他松开,但这话一开口,不就显得她小气了?

  所以,她才不说。

  陈京墨也拿捏了她的脾气,握着掌心的小拳头,用另一只手识别指纹,打开门就回了家。

  沈娆想着,回家脱鞋,你总不能还拉着手吧?

  然而这个念头才起,眼前的光景忽然暗了下来。

  她抬眸,就对上男人形状好看的眼睛,那张看了无数次也不会腻的脸在她眼前放大。

  “怎么――”

  话又没能说完,男人身上的雪松气息便席卷了她,紧接着,唇上触及一片温暖。

  她抬手想推开他,手抬到一半,男人的胸膛自动送上门,手心刚好按在男人心口的胸针上。

  这枚胸针是AD的,当初签下代言后,AD从总部寄来了许多包裹,有晚礼服和彩妆,还有几箱子时尚单品。

  其他的东西都被她放到了单独的衣帽间里,唯独这枚胸针是一只憨傻可爱的老虎头造型,陈京墨恰好属虎,她就拿给他了。

  不过,她记得她今天拿衣服的时候,并没有看到这枚胸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找出来别上的。

  男人贴得很近,两人的气息勾连,纠缠处发出羞人的声音,暧昧至极。

  沈娆起初还觉得掌心有些硌,但陈京墨真的好似她肚子里的蛔虫,另一只手搂在她腰窝处,不轻不重地揉着。

  她身上的敏感点很多,耳朵、脖子、锁骨,还有腰窝,他一碰,她就软了,也就顾不上什么胸针了。一个深吻持续了三分钟,陈京墨念念不舍地离开,他微微弯腰,与她额头相抵。

  女人的双眼泛着潋滟水光,双唇由粉色变深,唇角边还残留着暧昧的痕迹。此刻,女人脸上羞恼的神色艳丽无双,白皙的肌肤透着粉,仿佛一只羽毛轻轻在他心口抚弄。

  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咬一下后槽牙,恨不得把她藏起来,这副模样只有他能看。

  因为体力和耐力上都不占优势,沈娆只能用眼神瞪着他,谴责他的兽行!

  陈京墨笑得邪肆,粗粝的指腹在她唇角擦拭了一下。

  沈娆望去,看到晶莹的水渍,抬起脚在男人的小腿上踹了一下。

  不重,但也用了力的。

  “狗东西。”

  她终于骂了出来。

  踹了一下,骂了一句,心里痛快了,沈娆把还搂着自己的男人推开,换上拖鞋,去水吧吧台倒了一杯水。

  陈京墨留着裤子上的脚印,跟在她身后,见她倒了水,便说他渴了。

  她斜睨他:“……你没杯子还是没长手?”

  “都有,但我还有老婆。”

  语气里,十足的炫耀。

  “……”

  沈娆抖了一下,杯子里的水都被撒出来一些。好在是温水,没有烫到。

  无他,被恶心的。

  趁她出神的功夫,陈京墨接过她的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又归还了回去。

  她没好气地放下杯子,转身想找个地方静静。

  “怎么不喝了?”

  “我怕你有幽门螺杆菌。”

  “……”

  啧。

  看着沈娆去了练舞室,陈京墨没再跟着了,他摇头失笑,转身去了书房。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ke9.com。乐可小说手机版:https://m.lek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