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第 76 章_绝对侵占
乐可小说 > 绝对侵占 > 76 第 76 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76 第 76 章

  刘晔也不知道羌然到底是真相信了还是假相信了。

  不过能在一起就好了!

  刘晔也就快速的摆正态度,比羌然更缠绵更用力的回吻了回去,她不断的亲吻着羌然的嘴唇。

  就是这次的情、事真的挺奇怪的,以前羌然不是这么粘的。

  刘晔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想到了粘人的这个粘字,而且明明羌然是个大个子,别说武力值那些,就单单在体格上就跟粘人俩个字差了十万八千里,可她就是觉着他有些粘人了。

  这真是很奇怪的感觉,就好像那天早上她急急忙忙的穿着衣服准备去菲尔特出访,他在床上拉扯着她的样子……

  忽然之间他们就变的黏黏糊糊了,而且这种黏黏糊糊不是因为性,也不是因为想要撒娇,而是一种本能似的……

  刘晔用脸摩擦着他新长出来的胡茬,痒痒的又有点扎扎的,可是很好玩。

  比做、爱都要让她心动,她低下头去亲吻他,手指跟他的手指交缠着。

  不过还是不能总腻在一起,俩人也就腻了一会儿,很快的羌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忙着穿衣服。

  然后一边穿衣服一边告诉着她,他还有很多事儿需要处理,在说话的间歇,羌然还拍了拍她的屁股,催着她也赶紧起来。

  刘晔知道这位是□范,什么事儿都是亲力亲为没一刻闲的,她也就啥都不说的开始穿着衣服。

  不管外界怎么形容眼前这位堕落啊颓废啊,可是此人却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兢业业的□者一枚。

  不过大概是停战的过,再吃饭的时候,刘晔就发现这次的早餐额外的丰盛一些,之前还只是简简单单的清汤小咸菜呢,现在倒是满满的摆了一桌子。

  就是刘晔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的就觉着没胃口,按说她不应该没胃口的,她跟羌然关系都这么和谐了,不管他到底怎么想的吧,客人现在羌然对她挺好的了……

  小田七的情况也好了一些,至少现在不用担心小田七会死掉了。

  可她就是觉着胃不舒服,尤其是看到那些油腻腻的东西,还没吃呢她就先倒了胃口。

  不过有羌然在呢,刘晔不想让羌然担心,她也就勉强的吃了一些。

  就是羌然真是挺忙的,在吃饭的间歇他还通过触摸墙在查找一些文件。

  大概是看她还没吃完呢,羌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继续坐在位置上等了她一会儿,陪着她吃,刘晔不好耽误他的时间,也就赶紧的把白米粥喝了下去,那些早点啊还有水晶烧卖啥的,刘晔都没怎么动。

  而且俩人之间怪怪的,像是没什么话说的样子。

  羌然对她的态度更是小心翼翼的很,中间会为她夹菜,也会为她拿筷子,可是却唯独不问她在菲尔特那的事儿。

  此时刘晔大概是想打破尴尬的气氛,等吃过饭后,她一边穿着鞋子,一边跟自言自语般的般的对羌然说着:“不光是你要忙,其实我也有好多事儿要做呢……我还得去看看小田七呢……”

  她知道羌然对她身边的都不是太在意的,可还是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你不知道那孩子多可怜,我是在实验室里找到他的,他浑身插满了管子,而且现在嗓子还说不出话来了……哎可怜死了……据说肌肉还萎缩了……”

  已经穿好军靴的羌然却是动作一顿,很快的转过身来看着她,问道:“你在什么地方遇到他的?”

  刘晔也没多想,一五一十的说着:“就在一个实验室似的地方,你别提那个地方多恐怖了,到处都是玻璃器皿似的东西,里面装了很多肢体,我现在想起来还害怕呢……而且小田七手腕还被烫了那么个东西……对了,就是两只蛇交缠着,也不知道是谁设计的,那图恶心死了,昨天我还特意问过缪臣,问他能不能给去掉,不过缪臣说悬,那东西纹的很结实……”

  等她抬头的时候,就见羌然已经皱起了眉头,好像在想着什么。

  刘晔以为他是着急的要走呢,她也就一边输着密码开门,一边问着:“你要着急的话,就别等我了,你知道我事多的,出门前要拿这个拿那个的,还喜欢照照镜子,真的,下次你没必要总等我的……”

  不过刘晔都出门了,却发现羌然并没有跟上来,她心里纳闷,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哎,你怎么了?”

  羌然这才若有所思的瞟她一眼:“我在想为什么西联盟会迫不及待的要求和谈……也许我应该去见见你说的这个‘小田七’……”

  刘晔倒是也正要去看小田七呢,不过羌然的样子神神秘秘的,表情更是高深莫测的很,刘晔就疑惑的看着他。

  羌然却也不说什么。

  刘晔也就稀里糊涂的走了几步,不过很快的,刘晔也就觉着不对劲起来。

  最近事情发生的很多,她也是关心则乱了,一看到小田七就只想着怎么帮他,可是……刘晔静下心来,又把自己刚说的话重新过了一遍……

  她忽然就发现不那么对劲……

  其实她早就有怀疑的,觉着小田七跟变了个人似的。

  先不说小田七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被弄成那样吧,可过后的检查明显有些病不是短时间就能得的……

  还有小田七的表情也不对的……

  难道?!

  刘晔瞬时就被浮出来的念头给吓到了,她救回来的那个家伙不是什么小田七?!

  刘晔忙看了一眼身旁的羌然,羌然倒是也跟想到了什么似的,只是羌然沉稳多了,不是什么事都会露在脸上的。

  事关小田七呢,刘晔也不敢乱说。

  她一路沉默的跟在羌然身后,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断的想着,不能吧,不能吧?

  可是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再生人的世界……

  小田七胳膊上的的确确曾经有过一个数字,小田七也说过那个数字代表有人曾经复制了一千六百多个同样的人……

  那么偶尔遇到一个相似的也不是不可能……

  这个事实让刘晔简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所以其实她的小田七还在那个地方呢?!

  那她最近抓心抓肺的照顾那个人到底是图啥啊,而且那个被救的人干嘛不说出自己的身份啊!

  等到小田七那的时候,羌然并没有立刻进去看小田七,而是先找医疗组的要了一些“小田七”的资料慢慢的看着。

  刘晔实在是憋不住了,凑了过去,焦急的问他:“你是在怀疑他的身份吗?”

  羌然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指着一组数据说:“基因可以是一样的,可是身高体重没可能变化这么大吧?”

  刘晔不吭声了,所以说她得有多呆啊!!

  才会没瞧出眼前的压根不是小田七啊!

  她心里跟打鼓似的,手更是不自觉的摸索着手腕上的珠子,脑子里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野兽,如果有野兽在的话就好了,至少野兽肯定能一眼就能瞧出不对来……

  刘晔郁闷死了!

  满脑子都在想着如果被她救回来的不是小田七,那真正的小田七在哪呢?

  她中间一直跟在羌然的身边,等着他帮自己辨认小田七的情况。

  所以等羌然找了幕僚过来的时候,她也就听到了一些关于菲尔特家的分析,比如那个建在深山中的基地,为什么要故意建造在那种地方,比如小田七的白化病,还有那个人也有同样的病……还有菲尔特族长的深居简出……

  在一系列的分析后,就有一些医疗组跟羌家军的人找了测谎仪过来。

  这次的测谎仪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盒子了,那些仪器一看就专业的可以。

  刘晔看着那些仪器都觉着紧张。

  看来羌然这是有了一定的把握跟推测了。

  可是这对她来说却并不是什么好事,她惴惴不安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她唯一能想到的都是她的小田七呢?!

  谁能告诉她小田七在哪呢?

  那些人终于是进到了监护室里面,刘晔不敢跟进去看,她跟傻了一样的等在外面。

  透过窗户,她看着那些人在给那个酷似小田七的人弄着测谎仪。

  只是还没弄好呢,里面有一个组长似的人就出来了。

  那个组长似的人出来的时候,表情特别的严肃,简直就是被惊到一样的,在见了羌然后,先是很郑重的行了一个军礼,随后就字句清晰的报告着:“头儿,他已经都说了,正如您推测的那样,他就是那个人。”

  这句话瞬时就引起了一片哗然。

  刘晔的胸口更是蹦了几蹦!

  她下意识的就抬头瞟了一眼羌然,羌然的表情倒是淡淡的,也没说什么话,反倒扭头看她一眼。

  刘晔总觉着他的表情有点似笑非笑的感觉。

  只是羌然在属下面前从来都是严肃的,所以他的笑意仅止于眼中。

  “所以……”羌然个调侃一样的,刻意的顿了一顿的说道:“想劫持你的菲尔特族长,反倒被你弄回来了。”

  刘晔却真的很想哭啊!!

  尼玛谁特么想要菲尔特族长啊!!!

  她要小田七好哇!

  她哭丧了脸,可周围的人显然不那么想,刘晔能感觉到,虽然大家没有欢呼,可这个结果却是让所有人都有一种出了口气,简直太找回场子了。

  打仗是没吃亏,可是戴绿帽子不可以有,之前菲尔特那信誓旦旦的说菲尔特的族长已经那什么了夫人了……

  这简直是对羌家军的奇耻大辱,可现在那位就躺在那呢,看菲尔特家的人还有谁敢不要脸的说是这位给夫人强、暴了……

  就他这模样的,夫人强、暴了他还差不多!!

  刘晔却是闷闷不乐的,她也没觉着这事有啥好高兴的,她不知道后世会怎么评价她,不过她强爆羌然,还有挟持了菲尔特族长的事儿,估计是想怎么洗也洗不白了吧!

  就她这个小胳膊小细腿的,居然也有女悍匪的命啊?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能拿这个人换回自己的小田七不?!

  只是后面的事儿就跟她没关系了,她很快就被人请回了夏宫。

  刘晔紧张的待在房间里,左思右想都觉着跟做梦似的,所以自己一直搂搂抱抱弄回来的是菲尔特族长……所以当初那个假族长才说不能用身体接触的方式生孩子……

  因为正牌族长压根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可是说一千道一万,她最关心的也只有小田七。

  刘晔终于是忍不住的给羌然去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里急急的问着:“既然你已经确认了他的身份,那小田七呢……你那能知道小田七的消息吗?”

  羌然那头显然很忙,他并没有回答她什么,他只是言简意赅的回了一句,我努力查一下。

  然后羌然就挂断了电话。

  刘晔呆子一样的坐在床上,人简直跟傻了一样。

  她的人生充满各种不可预料的神展开,可是这种神展开她有点扛不住啊!

  一个可爱的小田七进去,换了个变态回来!

  特么更要命的是她还当宝贝似的照顾了那些好久,每天喂水喂饭的!!

  她真想扣着那人的嗓子眼让那家伙给她吐出来!!

  她自虐一样的打开了电视,眼泪却是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的小田七啊……

  简直要气死她了!

  自从停战协议签署后,电视上又开始有别的节目了,娱乐八卦医疗各种乱七八糟的节目。

  刘晔木呆呆的听着,只想房间里多一些人气……

  让她的脑子不要乱乱的。

  只是该着她倒霉,刚打开电视,居然就听到的这么一则广告。

  她就听里面的主持人用激动无比的声音嚷嚷着:“真的,真的,这是真的!!你想在二十年后跟女人相遇吗,你想拥有岁数优势吗??”

  另一个声音更夸张的主持人也跟着附和着:“哎呀,这可怎么办,马上就要有女人了,可是我已经三十岁了,在十六年后,我不就五十了吗,五十岁的男人啊!我还是处男呢,我该怎么办啊……性生活只能享受几年了……我不要,我不要死在遇到女人的前夕……可是这漫长的等待太可怕了……简直度日如年啊!!天啊!我该怎么办呢……”

  “不要怕不用愁,太宇医疗有限公司的休眠工程为您解忧!!这是一款最新型的休眠仪,用这个仪器的话,可以在不伤害身体的情况下进行休眠,一年只需要三十三万!你就可以具有一年的优势,您还在等待吗?您还在期盼吗,请来太宇医疗有限公司!我们为您保驾护航……让您……

  刘晔一下就被震精神了,尼玛!

  她发现了,这个世界永远比她想的还神。

  她深吸口气,忙打起精神来,不管多么担心,可是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她现在唯有等待羌然那的消息。

  就是不知道怎么的,是太激动还是太紧张了,刘晔忽然的就想吐,她忙到洗手间扒着洗手台吐了一会儿,再抬头的时候,眼圈都是红红的了。

  她忍着强烈的不适感,又在房间里等待了会儿,中间更是忍不住的去了一个电话询问。

  只是依旧是没什么结果。

  刘晔觉着总等待也不行,她会急坏的,她也就打开之前做的那些东西。

  她努力的让自己静下心来,她不太习惯用电子处理那些,她反应慢,还是习惯用纸跟笔写写画画的。

  她用笔打着草稿,主要是一些简单的想法,具体的设计还需要找专业的设计师建筑师,她不过就是给出一个理念,把自己想要的都写出来而已。

  不过规划更多的养育院这种事儿,简直很像她当年玩模的那个拟城市似的,有一种不大真实的感觉,可是她知道只要她想的话,那些建筑都会变成现实,还有那些她想做的事儿,都是可以影响很多人的人生的。

  还有如果以后有她的再生人的话,她还得多做准备,现在这个世界就连无良伤心都鼓捣出什么休眠仪了,她这种大学本科毕业的,都被人当傻子似的糊弄,说不好听的,那些女孩再不受点教育,还不各个都跟她似的,她就够不灵光了,再不受点教育,简直不能看了。

  这么一想刘晔也就开始着手再生人的基础教育问题,具体的课程还有年级那些,她都可以仿照她以前的世界来做。

  就是教育结构怎么弄,她不太懂,更重要的是女孩子的结婚年龄也要有一定的规定!

  这个世界肯定会逼着她的再生人很快就结婚生育孩子的……

  这个事情她一定要想好了,做出应对,还有很多很对的事情需要做呢……

  她渐渐的终于是安静了起来,尽量的把小田七的事压在脑子里,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无力感。

  倒是在这个时候刘晔难得的接到了一通电话,自从羌然跟西联盟的谈好后,她就可以接到外界的电话了。

  只是这次找她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文艺青年缪彦波。

  刘晔早都把这个人忘了个干净,这个时候接到对方的电话,刘晔就纳闷了下,赶紧全副武装起来。

  倒是打开视频电话后,很快的她就看见跟五花大绑似的缪彦波,正一脸忧郁的躺在病床上呢。

  看他被包扎的跟粽子似的,刘晔就估摸着这人多半是被伤的不轻。。

  出于人道主义,刘晔也就问了一句:“你还好吗?”

  “谢谢您的关心。”缪彦波居然还跟不好意思似的抿嘴笑了下。

  刘晔莫名其妙的,倒是想起个事来,她记得早些时候就是这个缪彦波挂羊头卖狗肉的攒了个什么女人保护法案,现在她到真需要这么一部法案了。

  刘晔也就趁机的说道:“对了,我想参照着我那个世界的妇女儿童保护法,写一些东西,我想有机会的话,咱们好好讨论讨论吧,你是这方面的专家,我需要你的一些专业只是,另外我觉着以后这个世界会有很多女人跟孩子的,没有一部完善的法律也是不行的。”

  刘晔是天生就很温和无害的人,所以说出来的话,带着很自然的暖意。

  缪彦波也蛮吃这套的,俩人倒是正经八百的讨论了起来。

  别看缪文青看着不靠谱,其实人倒是还算靠谱,刘晔起初还纳闷呢,怎么让这么个文青上到那个位置的,现在看来此人就是青春期没女人给憋的,真做起事来倒是很样样俱到,专业的很。

  不过跟人精混久了,尤其是在羌然身边待久了,刘晔对人精的认知已经有了自己的理解,别看这些人在某些方面可以独当一面,其实在另一方面没准就是个白痴呢。

  刘晔一旦开启工作模式,就会变的很认真,俩人倒是心无旁骛的研究了起来。

  只是一等休息,刘晔有忍不住的惦记起了小田七。

  而且就跟心里有压力似的,她的胃口越发变的不好起来,简直就跟吃坏了东西一样,她又跑到洗手间干呕了几次。

  最近正是多事之秋呢,她也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去给别人添麻烦,她也就把胃口清空了,又喝了一些水,觉着实在不成,她又在床上躺了会儿,才终于是休息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yoyo、美声唱法、二小胖扔的地雷,鞠躬~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ke9.com。乐可小说手机版:https://m.lek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