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暗涌_含苞欲放
乐可小说 > 含苞欲放 > 第31章 暗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1章 暗涌

  湛莲看着春桃离去,心里头升起一阵惆怅,她自己脱了衣裳,侧在床上想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闭眼。

  休憩一觉醒来,窗阁外的天已经黑透了。蕊儿与喜芳进来服侍湛莲更衣,喜芳说找着了两个新奴才,问她是否要训话。

  湛莲摇摇头,说是不必了。

  蕊儿为湛莲换好衣裳,又伺候她漱了口洗了脸,问她是否还要描妆。

  湛莲看看天色,又照照铜镜,寻思半晌让她画个眉描个唇便好。

  蕊儿领命,一面与她描妆,一面嘀咕春桃还未回来。

  湛莲道:“是我让她等着衣裳改好了再回来,约莫是过了门禁,得住上一宿才回来。”

  蕊儿听了便不多言了。

  喜芳出去了一趟,回来问道:“夫人,孟老夫人与姑爷都派人来请了夫人去大堂用饭,我见夫人睡得正香,不敢打扰,方才老夫人又派了人来,想来是一直等着夫人,夫人是否要过去?”

  “不去。”湛莲淡淡道,“让院里的厨房摆饭过来罢。”

  喜芳愣了一愣,上自王公贵族,下至平民百姓,有几家媳妇敢拂婆婆丈夫的意?怎地偏偏自己被天子赐下的主子与众不同?

  喜芳自觉不妥,劝说了一句,湛莲道:“这里头的事儿,你过几日便明白了。”

  喜芳是个死心眼的丫头,干活利索,又爱操心,得了司仪局嬷嬷的欢心将她分配到了乾坤宫做事,只是乾坤宫里的宫女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倒显得她没甚用武之地,如今被赐给了这个新主子,她虽不知湛莲究竟是不是成了天子的秘密妇人,她只知主子就是主子,得好生伺候着。

  因此她还想再劝,却被蕊儿挤挤眼抢先道:“主子这么做自有她的道理,你只管摆饭便是。”

  喜芳见状,只得转身往外走,忽而被主子一声“等等”叫住,喜芳还以为主子回心转意,走回她身边,却听她抬眼问道:“只有孟老夫人与孟光涛派了人来?”

  喜芳不解其意,只能点头。

  湛莲以珠簪刮刮手背,淡淡嗯了一声。

  湛莲用了晚饭,消了食后抄了佛经,又坐在窗前读了会书,蕊儿来请她歇息,她看看窗外安静的小院,放下书卷点了点头。

  “夫人在等人么?”蕊儿见她时不时地望外头,不免问道。

  “我等谁去?”湛莲如此道。

  夜阑星稀,万物皆静,孟光野这才风尘仆仆地办案归来,打盹的看门小厮忙惊跳起来,接过二爷手中的缰绳与马鞭。

  大梁有宵禁,然而在外奔波的官员可凭对牌夜间行走,孟光野在大常寺审案至深夜,原可在衙门留宿,但下午孟母派家丁寻来,说是大嫂全雅怜回来了,要他早些回去商议要事。他原是应承了同僚一同在衙门住下,忽又改了主意回了家府。

  只是夜已深沉,除了守夜的两个家仆,连猫儿狗儿都睡下了。孟光野大步走进府中,只听见脚下的碎石之声。忽而他停下脚步,正站在去往自己院子与湛莲院子的岔路上,身子往自家院落倾斜一瞬,却抬步往了湛莲院子走去。

  湛莲的院子在孟府偏僻之处,越往里走越发清静。只是那风中飘浮的丝丝香气中夹杂着格格不入的肃杀气息,让孟光野脚步渐沉,右手缓缓下移,拇指无声顶开罗雀刀。

  行至湛莲院门前,四面寒栗之意更浓,并无月色的夜空漆黑,惟有院内留着一点微弱烛光。孟光野借这一点光影,猛地斜步踏上院墙,利刀出鞘,直击树中藏匿的一抹黑影。

  树叶沙沙骤响,长刀与短刀相撞,溅出一片火星,孟光野抓住粗干,一脚踢断树枝,黑衣人空中翻身,与断枝一同落地。

  孟光野手钩树干,眯着眼看底下并未蒙面的黑衣男子,忽而“咻”地一声划破夜空,孟光野暗惊,松手跳下,躲过自后而来的暗器。

  甫一落地,面前黑衣人横持短刀碎步而上,孟光野大刀斜砍,竟生生将人逼退五步之遥,后一黑影暗袭,他弯腰躲过,转身迎向来人,十几招过后,他一招劲龙飞天分出胜负,还未站稳,自树下又飞出两道黑影,之前两名黑衣人卷土重来,四人与孟光野一时缠斗。

  一个小厮状的中年劲瘦男子跑出门来,背手皱眉直盯被四名属下围住的高大猛汉,大喝一声“住手”,四名黑衣人顿时跳开,依旧形成一个圆形围住孟光野。

  孟二爷手持利刀,扫视一群不速之客,“你们是……”

  谁字还未出口,两个蒙面黑衣男子自树丛飞落,踮脚踩着屋顶红瓦飞速向小院主屋移去。

  孟光野心中一个咯噔,顾不得其他,纵身一跃踏上墙头,与他对峙的一个黑衣人也跳上院墙,孟光野粗臂猛挥挡他一记,眼见蒙面人对准主屋跪地暗器出笼,他甩出手中大刀,自后插入一蒙面人胸膛,那蒙面人无声倒下,与此同时,院内另一小厮装扮者踏廊沿而上,射出飞刀逼退另一蒙面人。那人见状不妙,倒退两步,转头好似欲逃,回头却凶光毕现,就地扔出一颗□□,小厮挥拨几下,刹那间听得混浊巨响,他心下一惊,冲上前却见屋顶开了一个大洞,他暗道一声糟糕,立刻紧跟着缩身跳下。

  蒙面人闯入湛莲屋子,湛莲早已听孟光野打斗之时便已醒来,原是在屋中侧耳倾听,虽不知何人夜袭,但自信三哥哥派的龙甲卫可护她周全,只是忽而屋顶传来巨响,她这才起身,快速与值夜冲进来的喜芳移出内室,还未跨出耳房,便听内室传来巨响,湛莲回头,一蒙面人手持凶器闯入室中,扭头向她直冲而来。

  湛莲被蒙面人浑身杀气所慑,脚下迟疑一步,眼看利刃迎面而来,她竟似被点了穴道无法移动。

  一道强大的力道自后传来,湛莲如同风中蒲柳飘向后方,跌入一个坚硬如铁的胸膛。

  湛莲猛地回神抬眼,却感热腥溅面,她一晃眼,蒙面人的利刃被一只大掌送入了他自己的心脏。

  蒙面人哑声叫了一声,虚软向前扑地。

  孟光野揽着湛莲后退一步,并用刚杀人的大手覆在她的眼上。

  湛莲听到自己的心剧烈跳动两下,她深深呼吸一口,拉下眼前的大掌,缓缓抬起了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坚韧而温暖的眼神,水眸染上光彩,“是你。”

  孟光野目光所及是湛莲苍白沾血的娇颜,他掏出一张干净的汗帕,为她轻拭血迹,“受惊了么?”

  “孟夫人!”方才喊住手的小厮护卫自孟光野宽厚的背后冲出来,见她安然无恙,紧绷的面庞总算轻松了些。

  另一小厮护卫从屋顶破洞处跳下,也碎步上前紧张扫视湛莲一眼,见她无事,立刻上前揭开蒙面人脸上的黑布。

  惊魂未定的喜芳立刻移来一盏油灯,众人的视线全都移到那死人面前。

  只是那是一张平凡无奇的脸庞,走在帝都最繁华的庆丰街上,他来回走上几遍也没人能记得住他的脸。

  “戊二,刺客是什么人?”喜芳颤颤地问那小厮护卫。

  自屋顶跳下来的小厮护卫戊二利落地搜寻尸体,然而蒙面人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身份证据。

  孟光野盯着戊二的动作皱了眉头,看来意欲行刺大嫂之人十分谨慎,想来并非简单人物。

  领头的小厮护卫戊一上前对湛莲抱拳道:“孟夫人,属下保护不力,还请恕罪!”

  湛莲清喝:“你们做什么去了,竟让贼人闯入我的内室!”

  戊一心头忐忑,自己与属下被派来保护这声明奇特的孟夫人,却是被当今圣上耳提面命再三嘱咐的,如今才来一天就让人遭了杀身之祸,不知回去会受什么责罚。

  “是我与他们打起来,才让刺客有机可乘。”孟光野沉沉道,同时扫视屋里的两个护卫,

  “他们是谁?”

  蕊儿匆匆从下人房冲了过来,见湛莲只着中衣现在一群大老爷们中间,忙叫喜芳与她一起请湛莲进去换裳,湛莲这才从惊魂中回过神来,低头见自己一身打扮,小脸一红,快速看了孟光野一眼,与二婢匆匆进了西厢房。

  戊二命在外的黑衣人把尸体拖下去,戊一与孟光野沉默地直直站在两旁,互相不着痕迹地望了对方一眼。

  请知悉本网:https://www.leke9.com。乐可小说手机版:https://m.lek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