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梅比斯的道歉_混在妖尾的魔导商人
乐可小说 > 混在妖尾的魔导商人 > 第484章 梅比斯的道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84章 梅比斯的道歉

  第484章梅比斯的道歉

  欧嘉斯特……八月……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梅比斯的思绪不自觉地回到多年前的夏季,那段她和杰尔夫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

  “我……我有个孩子?”

  梅比斯整个人都懵了,即使是她那颗超过200智商的大脑,依旧难以想象会有这样的事发生,她望向普雷希托,眼神中透露着不敢置信的惊恐,“这是真的吗,普雷希托!?”

  普雷希托缓缓点头:“是真的!”

  得到肯定的答复,梅比斯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生气,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一样跌坐在地,继而开始不自觉的隐隐颤抖起来。

  此时的梅比斯心内五味杂陈,她知道眼前几人不会在这种事和自己开玩笑,但正因为不是玩笑,她才更加感到无措。

  多年前,在得知自己中了‘安克瑟拉姆的诅咒’,尤其是在不自觉地夺走丽塔的生命(马卡洛夫之母)之后,她便尽可能地远离人群,害怕自己会因此而夺走珍视之人的生命。

  在绝望中,杰尔夫是她唯一的安慰。

  这个如师如夫的温柔男人,在她人生最黑暗的时候,像最温暖的阳光拯救了她的心灵。哪怕最后自己因对方而死,但在梅比斯心中,从没有因此怪过杰尔夫。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在这个过程中,自己竟然会孕育出新的生命,这就好比一个草菅人命的屠夫领悟了生命的珍贵一样可笑。

  越珍惜,越容易夺走生命;不知道,反而得以保住孩子。

  多么矛盾的事,多么矛盾的诅咒,让自己生命中的一切选择都充满了矛盾。

  滚烫的泪水从眼眶中悄然落下,晶莹如珠,滴答落地,打湿了身前的泥土。

  梅比斯不知道此时该哭还是该笑,所以又哭又笑,既有对命运的不甘,也有对那位素未谋面的孩子的愧疚,还有对创造了生命的欣喜。

  “对这件事,我很抱歉!无论你因此对我有任何责备,我都不会反抗。”

  这种话也就是说说而已!别说以梅比斯的性格不会真的对你做什么,就算做了也不会是什么大的惩罚,所以普雷希托才能如此有恃无恐。

  基拉睨了普雷希托一眼,觉得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怎么样?现在你愿意和我们走一趟了吗?”

  这话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评议院的人来抓捕通缉犯了……

  梅比斯用手背抹掉泪水,猛地抬起头,正要答应,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我……我……”

  马卡洛夫见状,还以为她在愧疚自己没有尽到母亲的职责,于是安慰道:“不用觉得愧疚,虽然从一出生就没有见过面,但我相信他不会因此怪伱的,因为这不是你的错!而且……”

  而且之后没有了,基拉怀疑他是没有想好词。

  听到马卡洛夫的安慰,梅比斯刚收回去的泪水差点再次崩出来。

  若是换做其他人,马卡洛夫说这些话无疑能起到很好的嘴遁效果,毕竟他本人就是从出生时就失去了自己的母亲,连对方一面都没有见上,这种感同身受的嘴遁比隔壁鸣人也不枉多让。

  但梅比斯不一样!

  因为丽塔就是因她而死的!

  自责、羞愧等等情绪涌上心头,让梅比斯再次潸然泪下。

  “马卡洛夫……我……我很抱歉……”

  犹豫了片刻后,梅比斯打算说出自己隐藏多年的秘密,“你的母亲……丽塔……她……她是我……”

  梅比斯说德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但知道内幕的普雷希托和基拉再次意识到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但两人默契地没有打断她。

  既然选择了说出来,那这就是梅比斯和马卡洛夫之间的事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还没等梅比斯说完,马卡洛夫便先开了口:“我已经知道了!”

  “你想说的是,我的母亲,是死于‘安克瑟拉姆的诅咒’,对吧?”

  梅比斯整个人愣在原地。

  “你在说什么啊,马卡洛夫?!”

  沃洛德突然一声大喝,因为这话分明就是在说,梅比斯是杀害丽塔的凶手!这让他怎么能够接受?!

  但很快,沃洛德就意识到了不对劲,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他人对这句话没有多大反应,空气中甚至充斥着一股深深的无奈与悲悯。

  他蓦然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两人:“不会吧……”

  ‘难怪当初丽塔死得那么蹊跷,原来……’

  沃洛德又看了看身边的普雷希托和基拉,发现两人神情竟然没有多大变化,又是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他们一早就知道了吗……看来我还真是迟钝啊……’

  想到这里,沃洛德只觉得一阵头痛,血压蹭蹭蹭地往上涨,继而熟练地伸手揉了揉眉心:“怎么会有这种事……”

  事实上,不仅是沃洛德,基拉内心也很吃惊,不过他惊讶的是马卡洛夫竟然知道这件事。

  “你……已经知道了吗?”梅比斯问道。

  “看来我没猜错啊……”

  马卡洛夫的声音有些低沉,“小的时候,曾听人说起过,我的母亲是在我出生的那天死去的。当时她明明已经安全生下了我,却突然死去,之后就是初代你突然哭喊着跑出公会,从此下落不明。”

  “直到我继任会长的时候,才知道你的身体被二代封印在了地下室的魔水晶中,并且利用‘安克瑟拉姆的诅咒’制造出了‘妖精的心脏’。”

  “从那时起,我就有所猜测,只是一直不敢肯定!”

  梅比斯此时局促得像个砸碎了花瓶的小孩,低着头泪流不止,嘴里不停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声声抱歉,既是在对马卡洛夫所说,也是对无辜的丽塔,以及一无所知郁郁而终的尤里所说。

  “不用自责,这不是你的错!”

  马卡洛夫倒是很看得开,将近90岁的高龄,早已让他看淡了生死,即便是自己的父母双亲也一样,现在他唯一放不下的,只有公会的家人。

  “我想就算父亲和母亲知道了原因,也不会怪罪于你的!”

  基拉觉得,此时的马卡洛夫好像全身上下散发着神圣的光辉。

  十几分钟后,梅比斯终于平复了心情,答应和他们一起前往阿尔巴雷斯帝国,劝说杰尔夫停止发动战争。

  然而,短暂的商议之后,沃洛德提出了新的问题。

  “为什么有一种送羊入虎口的感觉?如果杰尔夫的目的就是梅比斯身上那股无穷无尽的魔力,那把梅比斯藏起来应该更好吧?”

  普雷希托摇了摇头,一只左眼里反射出智慧的光芒:“藏起来最多只能解决一时危机,且很可能会带来更大的灾难!所以必须在我们还打得动的情况下,将这件事解决!”

  这一次,基拉很赞成普雷希托的想法:“二代说的没错!从来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放防贼的道理。”

  “一边是把牌亮出来,和对方光明正大地打一场;一边是偷偷摸摸,等着敌人用不知道的手段来抢、来骗、来投。怎么想都应该选择前者!”

  “可是……”

  眼前沃洛德还犹豫不决,基拉只能说道:“放心,我们悄悄地去,悄悄的走,期间只见魔法王和杰尔夫。”

  “只要事先做好准备,真遇上困境也能逃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leke9.com。乐可小说手机版:https://m.leke9.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